关于中国的著名教育专家

摘要: “假期补课,管得住吗?”

12-09 07:13 首页 基础通识教育

 点击上方“基础通识教育”关注我们



中国教育问题很大,延续了若干年。若干年中,媒体喜欢热门话题,想发声,教育专家就成为代言人,所以常在媒体上听到一些著名教育专家的言论。


2017年8月4日晚间,央视《新闻1+1》栏目再谈教育,题为“假期补课,管得住吗?”访谈前先用较长时间播报了很多针对全日制学校组织学生假期补课的投诉和行政禁补案例,如“班主任找你去(补课)你去不去?”,主持人白岩松也先做了铺垫说“假期将学生的课堂从学校转移到各种补习的班里了”,并明确说这种现象从1996年起教育部就发文要禁止(全日制学校老师)拉学生在校外补课,持续了二十多年,年年禁止,却有越来越凶之势,怎么办?


看着电视,有点思辨能力的人,就可以看出和听出,这档节目是针对全日制在校教师在假期违规拉学生补课的行为且屡禁不止的现象而做的。即使栏目中白岩松展示的政府文件中有提及“对校外各种补课班违规补课要会同有关部门加强严管,依规严惩”,这里提到的“校外补课班违规补课”、“有偿补课”也该是课外培训班与全日制教师合作补课的现象,白岩松说的自然不会是在政府正规注册的有偿补课学校自己正规的补课行为。


但是,在铺垫了很多全日制教师拉学生补课的各种现象之后,接下来白岩松采访某著名教育学者,希望其对此进行评论,并明确提示说“如何看待违规补课的聚焦?”然而,著名学者的发言,却则使人一头雾水,连白岩松也听皱了眉头。


著名学者开始大谈“补课对孩子不利”如何如何、“没有注册的补课班乱象”如何如何、“补课的培训学校没有科学关注青少年教育”如何如何、“学生课外补习时间10个小时才是最有效的,超过了效果会降低”如何如何,等等,而不谈节目焦点关注的“全日制教师拉学生补课”屡禁不止或如何禁止的关键问题。在白岩松多次提醒“教师有偿补课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现象要如何解决”后,专家才说“从省里、从市里,要解决不补习就吃亏了的观念”。在整个访谈下来,在著名专家长时间的发言中,要么跑题,要么不痛不痒而无用,没有一句是进言可做好禁止教师有偿补课的关键措施。


著名学者为什么说话都说不到点上?其实,这就是中国教育的本质问题,如此著名教育专家本就是在特有的教育体制下养成的“著名专家”,他们长期享受体制红利,做惯了表面文章,依靠僵化的行政职能或年头积累出的专家名头,完全不是用学术深厚积累出的教育专家,更不是具有“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专家,说话自然难说到点上。“著名教育专家”是如此素质,那么可以想想普通教师拉学生补课必然是这种教育体制的一种必然的结果。


我在教育领域调研考察十五年,经常深入公办、民办、国内、国际各类教育研讨会议,发现国内多数教育专家的思维、观念受几十年教育体制制约影响非常严重,思辨性思维非常薄弱。比如,对待“假期补习”问题,几乎听到所有专家都是不分公办教师的,或不分注册的培训学校的,或不分未注册的,或不分与公办教师合作的,或不分未与公办教师合作的这些本质性条件,而将这些统统都混在一起谈“假期补课”问题,这样谈来谈去,根本谈不到本质上。专家们大谈反应试,则对待所有培训学校,也就都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他们很少想到正规注册的补课学校就是法律允许的机构,其在注册经营范围内的假期补课完全是正常行为,是应该受法律保护的;他们更想不到文化课培训机构红火的根源是体制应试教育所导致的必然结果,治理培训机构根本治理不了应试;他们也不会想到正规注册的教育培训机构的教师,常年频繁进行教学研究,其教研力度要强于体制内教师若干倍,单从教学方法来看,很多教师教学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他们更不会想到教育培训机构中也有一些教师和教育研究者在为真正的教育做自由探索,其教育探索精神更强;他们不会思考到,在当前的中国教育体制内,只有教育培训机构才可以既合法又可以自由做课程变革探索。而只要提及教育培训行业,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教育培训助虐应试,因此对教育培训机构所不齿。所以,就我所知,在中国,在由“著名教育专家们”掌控的教育研讨会上,从来没有选择庞大的教育培训领域中的优秀教育研究者去分享,反而确是有些会议有选择教育培训领域做大的人士去参加,而这样的人士都是以商业大佬身份被专家们所倚重的,并非真正以教育学术受邀,其实质是教育专家们在恭维商业。我经常想到,科学家之所以了不起,是因为他们知道核能能大规模杀人,但也懂得核能可以作为新能源发展人类,因此他们不受核杀人所局限积极发展核能源,他们的思维是思辨的,是宽泛的。而中国的教育专家们,他们只能看到教育培训业助虐应试的一面,却看不到教育培训行业的另一面,他们的思维是局限的。


我参与国际教育交流,也参与国内教育交流,与中外教育专家都频繁打交道。相比,外国的专家们更看重教育本质,交流中更平易,而国内的教育专家们更看重行业,交流中更显官本味道,即使是无官职的专家们,也对体制外的教育没什么兴趣。


教育本应该宽泛,应该关注个性,当著名教育专家戴上有色眼镜来研究教育,也就脱离了宽泛,滤掉了个性。眼光只被美丽葱郁的森林所吸引,而看不到孤树独立,岂能感悟到那孤树中的挺拔者自己抵挡狂风雪雨寒流与孤独,其质地相比森林之木一定更密实更坚韧,最可能是有用的大材,所以忽视孤树者不可能是真正的研究树材的专家,中国的教育专家们,多数如此!


2017年8月4日



变革当下教育学科过于独立状态,在基础教育阶段开展人文思想会通教育研究,进行会通古今中西、文理科哲的精英思想启蒙教育实践。敬请关注“基础通识教育”。



首页 - 基础通识教育 的更多文章: